1. 首页
  2. 行情

查尔斯11月30日的AMA 关于营销、快照和Haskell进展等等

原视频来自Youtube查尔斯的个人频道,图片来自Youtube上的截屏,由卡尔达诺大使老非翻译。

查尔斯11月30日的AMA 关于营销、快照和Haskell进展等等

原视频来自Youtube查尔斯的个人频道,图片来自Youtube上的截屏,由卡尔达诺大使老非翻译。

没错!上图就是老查!

有人问他办公室白板上面的东西是啥玩意儿,他说是面具,然后以面具侠的造型结束了这一次的AMA。

这次AMA恰逢感恩节,他与家人一起过节很开心,整个人状态很好。而且在从瑞士回来的途中还在爱尔兰会见了有名的营销公司McCann,看来是时候让全世界知道Cardano是干什么的了!

第一部分 近期工作汇报

关于快照

快照(第二次)于12月29号已经展开,整个过程非常成功。它没有什么绚丽的开场仪式,只不过选个块和槽,然后砰的一声,开始了!

下周的12月5日,我们会有一个大数据转储工作要做。为了让大家更为有效地参与到测试网中,有些经济数据会被公开,比如回报率等一些数据。我这边也和Donnell和Tim沟通过了,并且就信息传递问题与内容小组进行了沟通,我们会尝试着用当地的语言让信息更加本土化,比如添加日韩等语言。

关于项目进展速度

我们期望所有的一些事情能够聚集到6号发生,但是如果选择周五去启动所有软件的话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如果进展不顺利的话,大家都过不好周末了。所以我们打算让团队时刻准备着,不断进行一些打磨加工,然后在下周一开始发布。

因此,我们应该会在12月9号启动激励测试网。这可是一个全新的软件尝试,它是根据Jormungandr的第八个版本启动的,而我们昨天已经发布了RC1,后期将会持续地进行修补和清理,并添加一些东西。大家可以去测试网网站下载新的客户端进行钱包恢复,这一过程就跟你做余额查询一样,然后就祝你——授权愉快!Staking愉快!

如果你想知道如何运营权益矿池的话,我们也会出一些指导文件告诉你怎么做,需要哪些条件等等。另外,我们还提供浏览器、矿池仪表板供你参考。12月5日会有一系列的东西发布出来,尽请关注!

关于Haskell的进展

Haskell那边也做得不错,我们非常满意。随着中继节点也被替代,我们将进一步替代核心节点,进行BFT的硬分叉,不过由于我们还需要为交易所的基础设施做一些改变,所以我们没有定出具体的日期做这个事情。

同时,我们就Haskell钱包后端与Haskell节点的整合进行了一些讨论,我们先做的是Rust客户端,现在轮到Haskell这边了。其中Haskell具有里程碑的事件是其论文的发布,里面总结了大家所积累的开发经验,从形式化方法中学习到的东西。第二个事情是我们对Haskell节点的发布周期为每两周一次,最新的一次将会于下周开始。

关于代码和最新协议

这里非常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候,真的快接近尾声了。随着激励测试网的发布,Shelley来了,这也是我们一直所期望达到的阶段。

我们有了P2P网络、权益池、权益授权,也有了GUI(图形化用户界面),现在是让大家建立权益池的好机会,设立好自己的品牌。而且我们就经济参数和用户体验进行了一系列的讨论,这让我们在前往Shelley主网的途中可以做一些微调。

同时,我们还并行化了一些基础设施。所有的代码在明年1月的时候都将被换成IOHK的代码,它们是高质量的代码,形式化方法下的代码,经过安全审核的代码,这真是人心振奋的时刻!你知道这可是花了两年的成果,经过了非常细致的思考!所以我为我的团队感到骄傲,我们聚集在了一起,学习如何成为一家优秀的软件公司或者研究发开公司。

明天我会拿到Hydra协议,然后给到Rob,他会在一到两个月内都围绕这个协议去建立原型。其实我们一直都贡献出非常好的论文,可是并不是每个做工程的或者做科学的公司都会这样做,我们一直坚守自己的原则。

关于批评

我们也遇到了很多批评我们的人,说我们进展太慢了,认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什么都做不到等等。但我绝不对自己产生怀疑,我们的社区也绝不对自己产生怀疑,我非常感谢这里的每一个人,谢谢你们在如此艰难的岁月里所展现出的激情和信念!

关于与营销公司的会面

从瑞士回来的途中,我去了趟爱尔兰,在那里与McCann见了一面。McCann(www. Mccann.com)是一家有名的营销公司,曾与微软和可口可乐合作,还包括其他一些著名品牌。我给他们讲了我们Cardano的故事,而他们也会和Cardano的大使以及产品经理进行沟通。

我们会为2020年的品牌大洗礼以及营销大飞跃做好充分的准备。现在我们的东西都已上线,是时候告诉全世界为什么这些东西是伟大的,为什么它们要花这么多时间去建造,它们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以及为什么我们认为它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加密货币,应该把它排在第一位!

我不喜欢Cardano像被埋在背包里一样无人知晓,我们创建的Cardano是世界级的金融操作系统,现在是该让它发挥作用了。如果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那么在理想情况下就应该有10亿用户去使用我们的产品。去吧!让我们去找到这些用户,我真是非常兴奋!让那些批评者看着我们怎么赢得比赛,然后他们就可以去跟全世界解释他们为什么是错的!

第二部分 社群问答环节

提问:你减肥减了多少斤?

老查:我的高峰值是241磅,这都是从185磅涨上去的(你看我创业这么久涨了多少斤!)不过我现在已经降到了212磅,我的目标是年底达到200磅以下。我一周健身六次,每次两小时,而且还有私人厨师,用科学的方法减肥。

提问:你常说你从过去5年中的一些决策中学习到了很多,有哪几个是让现在的公司变得如此强大的?

老查:这是一个好问题。从我们开始的地方回头看,既有对的也有错的地方。从道德立场上来说,加密世界从2015年开始就有着巨大的潜力,但是却缺乏严格缜密的精神,科学和工程都不严谨,这就给了开源软件和创业公司很好的机会。但是问题是我们所面对的一系列复杂的概念,比如协议开发和加密分布式系统。这些东西由于都是被不认真的人以不够严谨的态度设计的,所以它们在拜占庭环境中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而我们也不得不接受它所带来的不好的结果。

而IOHK要做的事情就是我们对要做的事情做非常非常非常有深度的思考,比如说智能合约。关于世界计算机,有人会说我未来要用去中心化基础设施来替代亚马逊,替代微软的Azure,也有人说要替代掉Rackspace,而Dapp和智能合约也是在尝试替代传统的手机端应用、网络应用,然后跑在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之上。这都是我们的以太坊在理论上假象的哲学思想,而当你做了研究你会发现这是很不幸的。

所以我们学到的第一课就是学会如何把范围缩小。我们有EVM,还有IELE,?我们还做扩展UTXO的Plutus,而且突然之间我们有了特定领域的语言比如Marlow,我们还会有法律领域的特定语言等等。虽然这里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但是我们知道该怎么去做减法。

我们学到的第二个就是利用好现有平台的价值。比如Yoroi在很多方面都是Cardano生态系统里成功的典范,不只是因为它的代码质量很高或者说超越了某些能力,它实际上做的非常简单。它的亮点在于它的客户体验做的非常好,被大多数使用者所欢迎——一键式安装,方便快捷地做钱包恢复,自动升级,对Linux、Window和Mac系统的共用基础设施等等。

所以我们这里学到的就是如何在基础设施、创新和功能的丰富性与人们习惯于旧有系统的体验之间做一个平衡。我们把重心放在了用户这边,从2019年开始招募了很多产品经理,然后告诉它们——用户第一,体验第一!这导致了巨大公司文化上的改变:科学家和工程师在这个舞台上已经引领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我们要导向另一个方向,因为我们需要思考商业、产品、营销和客户!而我作为公司的CEO,在2020年最大的挑战就是找到整个公司的灵魂,让我们不只是要做最好的研究和工程,也要关注用户体验,做好技术开发与客户体验的联姻!

我们还学到了怎么去解释我们自己,因为我见过最让人寒心的Reddit留言就是在Haskell社区里有人说我们的Haskell开发人员在新版本里什么都没有做,做的东西一点意义都没有。可你要知道我们有三十多个发开人员为了这个版本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只是因为他们选择默默地发布,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说明就招致了诋毁。其实同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在Plutus,Marlow等领域,所以后来我们学会了表达自己,用非常详细的论文去说明我们做了什么。

提问:你还和Vitalik有沟通吗?

老查:他都没有关注我的推特,而最近的一次对话还是他批评我的项目,在Reddit上面对我们进行攻击,我觉得这是不体面的。

我和以太坊基金会的其他一些人也有过沟通,不过不幸的是Virgil Griffiths被捕了。他是因为参加了在北韩的区块链会议,谈到了以太坊,并给出区块链技术上的建议而被捕的。他其实是无辜的,他只是对真的需要区块链技术的人进行布道而已,只是不幸的是他是美国公民,而美国与北韩并没有签订任何和平协议,冲突仍在继续。加密技术被认为是武器,就像是导弹一样,所以如果你是美国公民,去到的是被制裁国家,讨论加密技术就是犯罪。我希望他一切安好。

我对Vitalik和其他以太坊基金会的人其实都是很尊敬的,他们都被批评过,也不去研讨会,但是他们都在尝试改变世界,虽然他们不会直接和我联系,但是我们未来会找到方法去相互理解。

提问:40%的ADA集中在了42个地址上面,给人感觉不是很去中心化,这个你怎么看?

老查:ADA地址的高集中度是有原因的。交易所地址就一个,但这背后有成千上万的投资者,他们才是拥有者。我们没有计算过基尼系数,但是我们不认为我们比其他项目的情况要糟糕。随着价格的升高,更多的人会进来,生态中代币的分散化会更明显,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危险信号。

提问:我们需要很质量很好、配置很高的电脑去做staking吗?

老查:不用,如果你要做授权的话,就去做吧。至于权益池的最低配置要求,我们会在12月5号或者6号发布出来。

提问:老查,你手里除了ADA,还持有那些币种?

老查:我手里除了ADA,?还有比特币,这是我手里持有的两个币种。

提问:你觉得Cardano基金会现在做的怎么样?

老查:基金会现在做的不错哦,他们会在近期做出公告,告诉大家关于管理委员会的事情,里面新增加了两名新成员。

这些人棒极了,他们让基金会运转更为高效。Nathan、Manmeet和Domino的工作都非常出色,他们花了很大力气扫清障碍,现在是时候更上一层楼了。他们招聘了很多人,做了很多改进和提升,而且新招的两名新成员是一定会让社区成员感到开心和满意的。公告赶紧出来吧,我都等不及了!

提问:如果IOHK做的系统都不能自己拥有的话,那做他们干嘛呢?

老查:你自己去想吧,你自己想想,你会知道的。

提问:做staking的回报率是多少?

老查:12月5日会出来数据,告诉你回报率是多少。

提问:你在有钱之后发生了那些变化吗?

老查:没啥变化。钱其实并不能给你快乐,也不能改变你。如果真的有改变的话,那就是变得越来越不好了,而不是更好。

提问:你认为你什么时候能达到上亿身家富豪的等级?

老查:从2018年开始就已经达到了,这没法掩盖,因为人们知道我们手上有多少ADA,而且福布斯也很擅长提醒每一个人我有多少钱,这完全违背我的意愿。

提问:随着ADA的价格的增长,你会让交易费降低吗?

老查:是的,我们会创建一些弹性模型,这就类似于DAO(去中心化自治系统)的经济模型,可以在系统里输入一些价格信息。当ADA能做到对价格进行自我察觉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通过动态定价来让交易价格保持在很低的水平。

提问:很穷的话也会很不快乐啊?

老查:贫穷也不一定让人很苦逼啊!我遇到过世界上最穷的一群人,他们反而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人,所以开心与否最后还是要看你的需求被满足了没有。

提问:你和CZ(赵长鹏,币安CEO)是朋友吗?

老查:我们互相认识,也会相互交谈,他人不错。

提问:电影《小丑》你看过吗?

老查:还没看,不过我很想看,我实在是太忙了!

提问:推特的CEO跑去非洲推广区块链技术了,你怎么看?

老查:我们的John O’ Connor(IOHK非洲区负责人)已经与Jack Dorsey(推特CEO)会面了,我这边有收到他俩的照片。

提问:ADA还没有上Coinbase?

老查:Coinbase不讨厌Cardano,稍安勿躁!耐心啊朋友们!

提问:你觉得特斯拉的新车怎么样?

老查:他们勇于创新啊,一直在做新的玩意儿,就算外形奇怪一点又怎么样呢?给他们 一点掌声!

—-

编译者/作者:币圈小飞哥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17805983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9436630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