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情

区块链或成美国医疗体系的强心针

2018 年底,在从加密货币寒冬中回过神来以后,以来自世界最著名的医疗机构之一、美国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约翰·哈拉姆卡(John Halamka)为首的知名医学专家组预测,2019 年是医疗行业区块链应用的关键一年。

2018 年底,在从加密货币寒冬中回过神来以后,以来自世界最著名的医疗机构之一、美国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约翰·哈拉姆卡(John Halamka)为首的知名医学专家组预测,2019 年是医疗行业区块链应用的关键一年。

他们表示,区块链会成为准许管理(consent management)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可以优化汇款流程,提高个人数据变现能力。区块链将使得患者结果等非现金资产通证化(tokenize),以此作为提高医疗水平的鼓励机制。

这些愿景都实现了吗?答案是实现了一些,并非全部。区块链已经用于供应链和医师资格认证,但还没有被用来建立电子健康记录的体系结构,将健康记录转化为以患者为主导、自我主权数字资产。

为什么会这样?或者从更根本上说,到底为什么要在医疗保健中使用区块链?

在整个医疗行业中,问题无处不在。就患者而言,医疗服务往往难以获得,而且十分昂贵。对医疗专业人员来说,文书工作过于繁琐。而医院管理层面临的问题是,任由职工数量增加却未能给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效果。药物和数字疗法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就连保险经纪人的收入也在下降,甚至赚不到钱。

我们至少都认同,医疗系统里有诸多利益相关者,它是一个错位的环境,里面充满摩擦,缺乏透明,监管严格,缺乏信任,有大量数据。所以,我们需要新的想法和方法,比如使用区块链。事实证明,基于区块链的平台非常适合用来解决医疗行业的问题。

今年夏天,ConsenSys Health 的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发表了一篇精彩的报告,总结了区块链健康领域的主要趋势,包括有关医疗用例的主要新业务网络,风险投资资金增长,以及使用区块链进行认证。

今年,已有 6 个财团(例如 IBM 的 Health Utility Network、Coalesce Health Alliance 和 MELLODY)发布了使用许可分布式账本来交换医疗和生命科学数据的项目。这是件大事。这些财团影响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市场中数百万消费者的生活(MELLODY 包括总市值超过 3000 亿美元的制药公司,Health Utility Network 覆盖了 8000 万受益人)。

风险资本流动实际上已经放缓,今年的 VC 资金为 2500 万美元(Chronicled 获得了其中的 1,600 万美元),仍低于 2018 年的 1 亿多美元,而且仅占非区块链数字医疗项目 60 亿美元资金的一小部分。至于证券型代币发行 (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124 次交易共筹资近 10 亿美元,其中仅有 7 个是医疗项目(比如 Healthbank、Healthereum、Verseon 和 Agenus),未报告明显的增长。

供应链和医师资格认证是区块链在医疗行业中最常见的应用。2013年《药品供应链安全法案》(Drug Supply Chain Security Act)要求创建一个电子可互操作系统,可以跟踪和识别分散的处方药,促进了基于区块链的大型平台的发展(如 IDLogiq、MediLedger、Rymedi 和 TraceLink)。

在医师资格认证方面,已经有许多分布式账本技术(DLT)认证解决方案,例如 HashedHealth 开发的 ProCredX,美国国家医学理事会联盟(Federation of State Medical Boards)使用的 Blockcert,保留了继续教育记录的 IntivaHealth 以及英国国家卫生系统(UK National Health System)使用的 Truu。但除 Truu 外,目前这些解决方案仅是企业对企业的解决方案,不能解决医生身份的问题或提高专业人员的流动性。

那么,2020 年,我们可以期待什么?

尼基尔·克里希南(Nikhil Krishnan)在 CB Insights 报告中预测得很正确,封闭的财团主导着不断增长的区块链和医疗保健行业(到 2027 年,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 48%),在严格的健康保险流通与责任法案(HIPPA)或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监管下,患者数据利用度极低。将患者手中的个人健康信息作为不可更改的原始健康记录这一想法已经在爱沙尼亚得到实施。但是在美国却会受到掣肘,因为在政治、监管和社会层面,美国缺乏动力来改革中心化、逐利的公司制医疗系统,使之自治、去中心化且为医生和患者所驱动。

2020 年是增量的一年?还是转型的一年?我认为这取决于三个因素。

首先,我们能不能用更好、更精炼的语言来教育医疗专业人员?我们已经开始避免使用 “加密” 和 “区块链”,因为会令人联想到黑客和贪婪(这一点真是多亏了 Mt. Gox 和 ICO),转而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如果我们真的想说服大众,那么我们就需要强调再中介化(re-intermediation)而不是非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要谈协同竞争(collaborative competition)而不是竞争,并区分可持续的 “开放” 市场(向生产者开放)与不可持续的 “自由” 市场,其中还包括操纵和破坏市场的非生产者和反生产者(counter-producers)。换句话说,关键不在于技术,而是技术可以为医疗保健及其利益相关者带来什么。

然后,我们是否可以解释为什么应该使用区块链,而不再仅仅描述它是什么东西?正如 TODA Network 首席执行官图菲·萨利巴(Toufi Saliba)所说,要使区块链正常工作,必须保证安全(Secure)、高效(Efficient)、机密(Confidential)、可扩展(Scalable)和可互操性(Interoperable)。医生并不关心区块链是不是一个分类账,也不会想知道什么是权益证明(PoS)、工作量证明(PoW)、分片(sharding)和有向无环图(DAG)。他们只需要知道,在工作中使用区块链是因为他们与患者的关系具有内在价值。为患者改善健康的过程中,医生实际上进行的是点对点的经济活动,可以给患者带来好处,并因此获得奖励。所以,患者的治疗成效是一种投资资产(价值存储),不仅可以由公司(比如,Google、FitBit、23andMe 和 ZocDoc)进行交易,同样可以是患者和医生。

最后,2020 年美国大选结果。随着制度信任坍塌(想想政府、某些媒体和 Facebook),分布式信任已成为一种反抗攻击、勾结和审查的模式,用于采购、整理、存储、管理和分析数据和信息。但是大众不了解全民医疗(universal access to healthcare)和全民医保(Medicare-for-All,或 Amazon-for-All)的区别。前者可通过采用分布式和去中心化的经济模式得到改善,而后者是一个集中的、充满摩擦的垄断系统。解决这种困惑对于区块链在医疗保健领域的未来前景至关重要。

医疗保健仍然是今年选民心目中的头等大事,集中医疗体系(即全民医保)、较为集中的 ACA 或 “奥巴马医保”(Obamacare)和基于州的 “分布式”(但并非去中心化的)体系的支持度无多大差别。我不太相信分布式账本技术会在今年被横向结合,或是作为一种工具来转变医疗保健的业务模式。展望 2020 年,鉴于美国集中化、逐利的公司制医疗系统,这种想法仍旧遥遥无期。

尽管如此,医疗行业还是为区块链软件解决方案提供了纵使不完美但非常强大的用例。它使用具有众多编写人员(医生,护士,员工)的共享存储库(EHR),并且具有交易依赖项(遵守治疗计划、付款、法规),还有多个中间人(专业人士、患者、付款人、监管者),他们之间没有或极少存在信任。区块链有望弥补其中的许多缺点。

我们需要清楚地说明区块链的作用,而不是指出区块链缺失的内容,担心其意图尚不清楚、不断变化,或是猜想它未来会如何。比特币是一种能够抵御攻击、勾结和审查的解决方案,可促进点对点的经济活动。在这个饱受假冒产品(虚假帖子、虚假新闻和虚假数据)困扰的世界中,分布式账本技术在解决社会 “假冒” 问题方面的作用十分突出。

作者艾利克斯·卡阿纳(Alex Cahana)博士是区块链初创公司 Genesis Block 的医疗保健与区块链咨询总监。

?

—-

编译者/作者:区块链里的小蜜蜂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17805983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9436630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