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情

以太坊大佬套现或转币会引起币圈春难恐慌吗

币圈效应多,春节也不错过!以太坊成立至今已牢牢占据加密资产市值第二的位置,并拥有着全球较大的开发者社群,其在DAPP数量上也将其他公链远远甩在身后。近期以太坊大佬有转币的迹象,有很多人担心因此而提前引发“春难”。

币圈效应多,春节也不错过!

以太坊成立至今已牢牢占据加密资产市值第二的位置,并拥有着全球较大的开发者社群,其在DAPP数量上也将其他公链远远甩在身后。近期以太坊大佬有转币的迹象,有很多人担心因此而提前引发“春难”。

岁末年初的春难是股市的老传统了,最近几年,春节前股市基本都会跌一波,在春节附近再开启一波小行情。事后的原因总是很好找,最广为信服的就是:春节前大家都需要用钱,所以需要从市场中卖股提现。

就在最近,其中一个地址被确认为属于早期Geth(Geth是GoEthereum开源项目的简称,它是使用Go语言编写且实现了Ethereum协议的客户端软件,也是目前用户最多,使用最广泛的客户端。)开发人员Jeffrey Wilcke。Wilcke已经离开了以太坊项目,但在近日将90,000 ETH转移到Kraken交易所之前他好像也没有抛售。

另外四个账户收到了规模接近100,000 ETH的规模相当的款项,即使以今天的价格计算,这也是一笔可观的数目。在这一点上,尚不确定哪些开发人员会收到这些付款以及在以太坊担任什么角色。 ETH开发人员不是一个固定的团队,贡献者来来往往,并在此过程中成为ETH早期采用者的中的“鲸鱼”。

与预发行和初始创建代币以分配给早期ICO买家相比,据称ETH开发者分配的一系列ETH相对较小。早期约有6000万个以太坊被快速创建,并以大幅下调的价格分配给早期购买者。现在,以太坊的总供应量已超过1.09亿个代币,但网络仍然面临众多“ETH鲸鱼”问题,尤其是在有些“ETH巨鲸”尝试套现时。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在圣诞节当天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人们担心他计划出售价值25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根据Etherscan的记录显示,12月25日,总计9.2万枚ETH从一个未知钱包地址转移到Kraken交易所。

资金来源“可能是巨鲸或V神”

据区块链分析服务商ViewBase指出,该钱包地址在交易前有超过30万枚ETH,其大部分资金接收自V神几年前(的钱包)。

它在附带的评论中总结道“巨鲸很可能是ETH开发人员或者是V神本人”。

这笔交易构成了交易所的三笔大额交易之一,并迅速引发了一系列交易。99.987枚ETH流入火币交易所,另外25.908枚ETH流入币安交易所。

这三笔交易的总价值为2.550万美元。在回应ViewBase时,评论员立即提出担忧,认为Buterin或相关投资者正计划进行大规模抛售。

以太坊创始团队成员Jeffrey Wilcke 于12月25日圣诞节这天将9.2万个ETH转到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Kraken。而Jeffrey本人后来也承认了该套现行为。

随着该事件爆出,加密社区KOL Richard对加密初创企业的股权分配表示不满,认为“有些人基本什么也没做,却坐拥成千上万的以太。另一些人付出了巨大努力,但收获寥寥”,暗指以太坊的初始代币分配不公平。

比特币链上数据分析师Willy Woo曾在12月20日发表推特,探讨数字货币初创公司的代币分配问题,他认为,由于代币的存在,这类公司的创始人能够将创业风险排除在外,即使是诚实的创始人也有这样做的动机。但是,通过预挖代币、抛向市场而提前退出的做法是非常肮脏的,企业创始人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同时这部分风险应当由VC(风险资金)来承担。那么,Jeffrey套现9.2万ETH的来龙去脉是如何的呢?

以太坊创始团队成员和开发者Jeffrey Wilcke于圣诞节当天发送了9.2万ETH(价值1150万美元)到Kraken交易所。根据TRUSTNODE区块链数据分析,进行9.2万ETH转账的账户来源于一个以“0x600”开头的以太坊地址,它在2016年1月期间曾转移过数量达40.8万的ETH。该账号由以太坊基金会开发者钱包所资助。据推测,这些资金是创始团队在以太坊成立时所获得的初始分配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那9.2万个ETH是属于Wilcke的,猜测他这次圣诞节的花费不少,因为,他现在是一个千万富翁了。而Wilcke的GitHub账号显示,他从今年3月份以来就没有更新了。赚了上千万以后,他似乎离开了以太坊开发团队。Jeffrey Wilcke的推特则暗示他正在着手开发某个游戏。

社区发现这笔鲸鱼大额转账后,表示非常担忧,希望得到一个解释,甚至一度有人认为以太坊基金会或者V神将要砸盘。

对此,V神赶紧表示:“我也不知道那个地址是谁的。可能有人讲某些交易所的中间地址误认为是我自己的了。”

好在一个半小时后,Wilcke本人在推特上回复评论,承认了上述猜想,表示地址是他的,宣称套现的原因是需要资金来开发他的游戏。但随后Wilcke删除了该评论。

随着2019年接近尾声,专家们对以太坊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敌对,开发人员因管理以太坊网络的主要更新路线图而备受鄙视。

最大的山寨币(以太坊)在短短几周内经历了两次硬分叉,著名的比特币支持者Udi Wertheimer将其描述为“荒谬的”。

自12月初以来,ETH价格已下跌约17%。与2019年的高点335美元相比,币价下跌了60%以上。在凌云看来这只不过是币市沉浮的一种表现,我个人观点只要币种不被恶意炒作,不被套现抽空,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吧,今年两个月以前的比特币,不也是涨来一阵风嘛。

就目前形势而言,全球区块链布局日益高涨,各个国家都在研制开发自己央行的数字货币,只要是符合民生,符合时代脚步和经济领域的各种需求,只单独这一点套现或者转币应该不会引起币圈春难吧。

免责声明:以上所提及任何账目不代表投资方向。投资需谨慎,入市要小心。

—-

编译者/作者:壮志凌云668888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17805983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9436630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