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情

女子卖车抵房投资虚拟货币 血亏140多万

卖掉宝马车,借遍亲朋好友,抵押房屋投资虚拟货币140多万元,生意亏本张婷(化名)的本以为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但之后等待她的却是噩梦。

卖掉宝马车,借遍亲朋好友,抵押房屋投资虚拟货币140多万元,生意亏本张婷(化名)的本以为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但之后等待她的却是噩梦。

卖车抵房投资虚拟货币,血亏140多万

张婷是咸阳人,2018年,张婷做生意亏本很多,急切的想打个翻身仗,正寻找合适的项目时,通过微信认识的张某向她推荐,投资网络虚拟货币能挣大钱。

“2018年投了第一笔是30多万,当时身上钱不够就把宝马车买了。”张婷说,想着很快就能把钱赚回来,她就没把卖车的事情给家人说,但之后钱投入越来越多,向亲戚朋友也借了六七十万后,还把自住的房屋抵押了40万,都投资了虚拟货币。

“2019年1月底还开了“菠萝联盟”年会,来的张某和其他人发展过来投资虚拟货币的,每个人入场要交800元,4000人的会场人多的坐不下,还有很多有名的投资集团给“菠萝联盟”站台,当时大家都相信了菠萝联盟的实力。”张婷说,她每次买虚拟货币,都是微信、银行转账后,她把账户ID给张某或“菠萝联盟”其他创始人发过去,对方再把虚拟货币打到她账户里。

本以为投入越大收获就能越大,张婷还推荐了身边的亲朋好友参与投资,“我小姨也投了有70多万,加上其他亲戚朋友一共有近100万。”

世事难料,今年5月她突然发现自己投资上百万购买的虚拟货币无法变现,一毛不值,8月24号,推荐他投资的张某,以及“菠萝联盟”其他创始人都失联了。

张婷说,丈夫知道此事后,还与她离了婚。

购买“网络虚拟货币”,欠下十几万外债

陕南人管女士(化名)也在张某的推荐下,刷信用卡、借网贷凑了十几万元购买了所谓的“网络虚拟货币”,至今,她都不敢让家人知道这件事。对于自己如何一步步越陷越深,管女士记忆深刻。

管女士说,2017年11月,张某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加了她微信好友,多次聊天熟悉后,张某推荐她投资什么“区块链项目”一款名为ICC的虚拟货币,还说现在投资可以成为创始人,享受分红,因为对于区块链、虚拟货币了解不多,她拒绝了。

一段时间后,张某再次联系管女士。“说100元就能弄个项目,我被说的不好意思,就微信转了100元,他就给我弄了个账号,转了50个金豆和50个粉豆。”管女士说,粉豆可以换金豆,1个金豆可以兑换1个ICC币,每天登陆他们的软件都会送几个金豆。

之后管女士在诱导下不断投钱购买ICC币,越陷越深。“币价每天都在上涨,手上的币每天都能生息,生的利息不提现可以复利滚存,也就是利滚利。”管女士说,“微信群的管理人员一直说币不要急着卖,以后更值钱,还说听话照做不要问,跟着领导赚大钱。”

管女士说,2018年8月起,他们投资的币的名字就开始频繁更换,第一次是升级成bzc币,一个价格6元多icc币能兑换3个bzc币。10月又开始bzc币换bta币。之后又有什么gkn币、bcc币。

“他们说b是比特币,t是腾讯,a是阿里巴巴。意思是要把bta打造的比这3家更厉害。”管女士说,她属于“静态收益”,通过购买虚拟货币升值、生息获利,此外还有一种是“动态收益”,比如,可以花虚拟货币成立节点,每个节点下要拉20个新人,每人至少要购买1000个虚拟货币,成立节点的人,拉来新人收益的分红。

今年8月,管女士发现投资的虚拟货币无法提现,之前的介绍人也失联了,只留下十几万外债不知如何处理。

12月27日,华商报记者来到菠萝联盟位于未央路盛龙广场的办公地点,大门紧闭,敲门无人应答,而且中间人张某的电话也打不通。

采访中了解到,中国之声此前曾经报道ICC网红链披着区块链的名义大肆敛财,也是要购买网络虚拟货币,让消费者投资赚钱,幕后都是菠萝联盟。

目前,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已介入调查,案件正在调查中

—-

编译者/作者:财务自由在炒币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17805983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9436630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