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情

比特币不仅仅是一种加密货币,它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概念(五)

【上章回顾】中央集权主义者可能会有不同的观点,但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那些主张扩大国家权力、反对美国个人自由不可侵犯的人了呢?

【上章回顾】中央集权主义者可能会有不同的观点,但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那些主张扩大国家权力、反对美国个人自由不可侵犯的人了呢?


以及中央集权主义者之间迫在眉睫的两难境地。随着比特币成为数字时代财产权的避雷针,密码朋克(cypherpunks)正走到风口浪尖。

幸运的是,比特币已经引起了人们对财产权最杰出武器之一密码学的关注。

切斯特顿抢在暴徒前面

当你听到“切斯特顿”这个名字时,你可能会联想到17世纪的贵族们穿着华丽的衣服,在英国的大庄园里打马球。这的确是一幅华丽的画面,但切斯特顿(G.K. Chesterton)精辟的著名原则让人联想到一个更贫乏的画面——栅栏。

被称为“切斯特顿的篱笆”的篱笆是一项广为人知的原则的核心,该原则描述了两种改革者接近阻挡他们道路的篱笆,其中一种比另一种更明智。由切斯特顿在他的书《the Thing: Why I Am Catholic》的“the Drift From Society”一章中阐述:

在改造事物和改造事物的问题上,有一个简单明了的原则。这个原则可能会被称为悖论。在这种情况下,存在某种制度或法律;为了简单起见,我们设一道篱笆或一道大门横过马路。更现代的改革者则兴高采烈地走过去说,‘我看不出这有什么用;让我们把它清除掉。对此,更明智的改革者最好回答:“如果你看不到它的用处,我当然不会让你清除它。”走开,想一想。那么,当你回来告诉我你看到它的用处时,我也许会允许你毁掉它。”

在栅栏的明显障碍之外看到事物的敏锐是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在现代美国的广大公众中早已失却。短形式的媒体消费和对主流势力范围的盲目追随,将博学从懒惰中赶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对个人自由的激情。

在美国人曾经追求自由的那种被人遗忘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中,还有一群乌合之众。

再加上社交媒体上的暴民们可以很容易地在经常错位的视角下聚集并相互激励,你就会看到一个欢快的现代改革者挥舞着一个强有力的国内多数派形式。这是詹姆斯·麦迪逊在1787年在《联邦党人文集》第10版中极力反对的:

“人类相互仇恨的倾向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在没有实质性的场合出现的时候,最轻浮和幻想的差别就足以点燃他们不友好的激情,激发他们最激烈的冲突。但最常见和最持久的派系根源是财产分配的多样化和不平等。那些拥有财产的人和那些没有财产的人在社会上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利益。”

麦迪逊接着列举了一个宪政共和国如何成为分裂美国人民的国内派系的守护者。麦迪逊在总结宪法共和国遏制暴民派系的权力时说:

“对纸币、对债务的废除、对财产的平等分配或任何其他不正当或邪恶的计划的狂热,与其说是遍及整个联盟,不如说是遍及联盟中的某个特定成员;同样比例的疾病更有可能污染一个特定的县或地区,而不是整个州。”

不幸的是,除了对纸币谬论的相关预测,麦迪逊没有预见到互联网,也没有预见到Twitter将如何成为一个社会和政治话语的全球论坛。尽管他的立场坚定,但这些暴徒派系的威胁在现代互联网的未知领域蓬勃发展,并在今天的任务中达到顶峰:

随着极具影响力的社会快闪群体的范围不断扩大,他们逐渐进入政治权力的位置,暴露出蔑视个人自由——即财产、隐私和言论自由——这一长期尊崇的支柱的巨大潜力。我们已经进入了向无知屈服的循环往复的(悲惨的)行军的倒数第二个阶段。

对我们这些有幸生活在美国或英国的人来说,早在麦迪逊诞生几个世纪之前就已经存在的普通法保护了个人自由不受侵犯。但在世界上的许多其他地区,包括威权统治下的大约40亿人,这种斗争要有形得多。

对于那些目前处于威权统治下的国家,以及最终成为美国等普通法国家的国家而言,密码学为它们提供了最后一丝希望,让它们能够避免被强制侵犯隐私和财产。

数十年来,密码朋克一直是密码学的受责难者,这暴露了他们自己的先见之明。

美国宪法第四和第五修正案分别针对侵犯隐私和没收财产提供了保护。不过,政府已经证明,使用数字监控严重侵犯了隐私。财产权更加微妙,因为第五修正案提供了一定程度的保护,防止被没收,但它依赖于政府不会改变修正案或利用其权力的假设。

再一次,对一个几千年来被证明不值得信任的中央实体的信任。

不仅如此,从俄罗斯的富农到南非正在进行的征地,没收私人财产是贯穿世界历史的一个地方性悲剧。

在美国,产权制度非常健全。但认为这种情况会永远持续下去,就是在嘲笑历史。

现代社会对亿万富翁的蔑视,以及通过前所未有的财富税或强制没收资产来没收财富的威胁,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不可避免的过渡到全面削减财产权的第一阶段。在许多情况下,公众社交媒体暴民宣称,只有通过“不道德”的行为才能获得亿万富翁的巨额财富。

更别提深入研究亿万富翁如何比政府更有效地配置资本了。

这种在公共话语平台上的明目张胆的言辞不仅是完全危险的,而且还会鼓励那些对金融以及如何创造财富缺乏幼稚园式理解的人,即亿万富翁本质上是道德破产的人。

如果这样的故事继续蓬勃发展,那么那些让人想起法国大革命时期恐怖统治的画面将会出现在高清相机里,而不是画里。

问题直接在于把个人的道德与社会的道德混为一谈,就好像集体的公众有切实的道德指南针一样。更粗略地说,这种暴民道德主义总是在寻找一个家,毫不奇怪地完全偏离了它的目标,将自己嵌入到国家之中。没有什么比产权更危险的了。

正如法·哈耶克在他的经典著作《自由的宪法》中所警告的那样:

“很可能是那些决心用强制手段消灭道德邪恶的人造成的伤害和痛苦比那些决心作恶的人造成的要多”

当一个实体以强制手段消灭一个被认为是“道德上的邪恶”的国家时,你就得到了威权主义。哈耶克关于从威权主义失败中吸取教训的原则?

—-

编译者/作者:Askljan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17805983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9436630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