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情

怎样防止被控制?

事情得从前几天的话题讲起。北大女生包丽和同学牟某恋爱,牟某以女生不是处N为由,进行打压。牟某提出拍裸照,纹自己的名字在女生身上,先怀孕在流产等等,让包丽无法摆脱自己的控制。牟某还伪造自己吃安眠药洗胃病历,来鼓励包丽自杀。包丽果然服下大量安眠药,后抢救无效,已宣布脑死亡。这事后来被南方周末报道后,包丽的同学发声,谴责南方周末选择性披露,偏袒牟某,此事遂引发网友大规模讨论。

事情得从前几天的话题讲起。

北大女生包丽和同学牟某恋爱,牟某以女生不是处N为由,进行打压。牟某提出拍裸照,纹自己的名字在女生身上,先怀孕在流产等等,让包丽无法摆脱自己的控制。牟某还伪造自己吃安眠药洗胃病历,来鼓励包丽自杀。包丽果然服下大量安眠药,后抢救无效,已宣布脑死亡。这事后来被南方周末报道后,包丽的同学发声,谴责南方周末选择性披露,偏袒牟某,此事遂引发网友大规模讨论。

整个过程,细节和多,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搜搜。这里不说事件的八卦,说说我的一些看法。

最近几年,随着移动网络课程的兴起,把妹艺术家——PUA课程在网上满天飞。男女比例失调的社会,找不到女友的年轻人,有些人把PUA当成救民稻草。PUA课程竞争激烈,为了揽客,有的在群里分享和开房的小视频,有的重点讲述“打压”之术,牟某控制包丽的方法,就是典型的PUA的打压套路。

PUA是底层屌丝的学的东西。牟某这种人,应该不会去报PUA的课程。他看不上这种底层的东西。

牟某父亲贵为葱省进出口银行行长,这是个手握重金的肥缺。通过改成韩国国籍,特招等方式,牟某进入了北大。牟某在北大,在学生会当副主席,也鼓励女友包丽用各种手段进入学生会。

大概率,牟某的控制之术,厚黑之术,来自家庭,而不是来自网络课程。也许是父辈教会了他控制人的方法,也许是他从小就看惯了有人那么控制别人,或者,他就是那么被别人控制的。从这点上来说,他也许是受害者。

可以这样说,控制与被控制,无处不在。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两种,一种是横向的关系,一种是纵向的关系。前者是平等的关系,后者是控制者和被控制者的关系。到今天,越是落后的社会,纵向关系越多,越是发达的社会,横向关系越多。前者重财富的瓜分,后者重财富的创造。

我们普通人,也许不会遭遇包丽那种极端控制,也不会成为牟某这种控制者,但你要小心,身边依然有人,在妄图控制你。职场上,有人用的厚黑与权术,与PUA的套路,本质上一样。比如,有的上司会先表示非常看好的,再抓住你的缺点,打压你,表示自己有多么恨铁不成钢,达到没有给你实质性好处,却牢牢控制住你的目的。

你再深度的反思一下你和家人的相处关系,依然有这种控制,只是力度比较弱而已。父母以孝道,为你好等等,绑架儿女;夫妻吵架以夸张的情绪要挟对方;职场崇尚阴谋和厚黑学等等,可以说,控制他人是我们的一种习惯。

这也难怪,100年前,我还在三呼万岁,三叩九拜。50年前,我们还以为,离开了某某某,中国人怎么办?30年前,几乎每个家庭都使用暴力。直到现在,家暴也是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现代社会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坚船利炮的建设是相对容易的,毕竟,大清都知道“师夷长技”、“洋务运动”。慈禧太后也喜欢汽车,但是不喜欢在前面开车的那个司机。她接受不了横向关系,哪怕不给子民横向关系,对洋人只能臣服于纵向关系,也在所不惜。

现代社会不是指坚船利炮,电灯电话,现代社会是心灵的重建——让每在纵向关系里待久了的人,去接纳横向关系。

那么,慈禧已死1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要怎样重建横向关系呢?

每个普通人,倒退30年,家庭的家暴,也是习以为常的。倒退40年,我们也曾穷的吃不上饭的。也许,我们都有并不快乐的童年。

就像看中国历史,从秦到清,专制一点点加强。直到清朝,最权势的一群王公大臣,也三叩九拜,号称奴才。

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童年决定了人的潜意识。但弗洛伊德是无懈可击的话,我们每个人,是不是注定一生不快乐呢?中国人注定没有创造力,不能现代化呢?

就像看中国历史,是不是那些黑暗的历史,就决定了我们的未来呢?

显然不是。因为,还有阿德勒。

阿德勒告诉我们,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我们对过去的看法。如果我们认为,童年被家暴了,自己家暴就是正常的,那么我们就会家暴。在阿德勒那里,过去是这一刻的工具,只为了达到我们想要的目的。

没错,弗洛伊德找人生的原因,阿拉德找人生的目的。

这样说,还是比较抽象。具体点,说这么操作。

你要有“被讨厌的勇气”。

因为那些妄图控制你的人,会利用人作为群居动物的本能,让你放弃自我,去讨好,迎合别人。

比如包丽的案件中,牟某就反复强调,你不是处N,你让我失望。

实际上,你深入地想想,包丽是不是处N,其实根本不是包丽的问题,是牟牟自己的问题——如果他介意,就应该分手,去找其他人。

包丽在被操控之下,不接受自己无力改变的事实。

不接纳自己,抑郁才会发生,才会自杀。

实际上,别人喜欢我们,还是讨厌我们,那都是别人的感受,甚至可能说,别人喜欢和讨厌你,和你没有多大关系。

你别说我在诡辩,人际关系中,喜欢或者讨厌你,于你无关,这是无处不在的事实。

极端的是暗恋一个人,你爱上的那个人,其实只是你的想象。每个人对别人的感受,都是标签和影子,就像粉丝看明星,黑粉看讨厌的明星。

其实他不是讨厌或喜欢你,只是你某个独特的东西,激发了他曾经的过往,内心的潜意识罢了。

他不是讨厌你,他是讨厌他自己。

这个角度也许你不理解,我们说宗教改革吧。在宗教改革之前,教会是民众和上帝之间的中介。如果你理解上帝,和教会不一样,教会就宣布,你是“邪教”,你被“讨厌”,你应该被火刑。

宗教改革后,每个人可以和上帝直接对话。这样,每个人心中的上帝,都不一样。

你可以把上帝一词,替换成“真理”,对“对世界的理解”等等。

正因为每个人可以独自面对“上帝”、“真理”,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每个人都被讨厌着,才成了常态。

什么叫自由,密尔认为,自由就是如果一个人的权力,没有侵犯到别人的边界,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所以,包丽是不是处N,不管牟某啥事,牟某痛苦那是他自己的问题。你理解的上帝和我理解的不一样,那是你的问题。

我打个形象的比喻,每个人的半径都是一米,那些讨厌你的是,不过是半径越过了自己的一米,进入了你的一米半径之内。

那些越过自己一米半径的人,很鸡贼,他们越界的时候,会伪装自己,比如,以爱的名义,你为“你好的名义”,以“大家都这样的”名义,以某某共同体的名义,以“道德”的名义,甚至以“上帝”的名义。

实际上这些名义之后,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控制你。你要做的,是识破他们的骗局,坚持自己的视角,去解读问题。

比如,坐在汽车上的慈禧太后说:这司机怎么这么讨厌,无视礼教,敢坐在我的前面开车,应该把司机座位拆了,让他跪着开。

我希望司机至少能在心理骂:你TM有病,老子跪着开摔死你这老妖婆,你根本不理解跪着的人永远开不好车,更别说制造出车。你这老妖婆,注定要亡国。

对了,这个世界上,一些工具和思想的发明,能帮助少数人控制多数人,增强了纵向关系,比如说商鞅的《商君说》。有的工具发明,让多数人反抗少数人的控制,比如说比特币

说到这里,我想说那些骂比特币骗局的局外人,我炒比特币,和从未有过比特币的你,有毛线关系吗?

是的,你讨厌我,那是你的问题。

推荐:阿德勒《自卑与补偿》,岸见一郎解读阿德勒的《被讨厌的勇气》。

—-

编译者/作者:观链哥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17805983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9436630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