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人物

吴忌寒凭什么

相信2019年10月29日这一天,一定会写在比特大陆、区块链、芯片发展的历史上,也注定是所有和比特大陆相关之人的不眠夜。

相信2019年10月29日这一天,一定会写在比特大陆、区块链、芯片发展的历史上,也注定是所有和比特大陆相关之人的不眠夜。

 

这一天,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之一吴忌寒发出内部邮件,宣布解除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公司一切职务,将其逐出公司,随后召开全员大会。会上吴忌寒再次强调了自己的主权,并对员工表示,“我必须回来拯救这家公司。”

 

这一切是突然的。就在邮件发出的前两天,即10月27日,詹克团还前往深圳主持发布了第三代智能服务SA5,这款AI服务器搭载了9月刚发布的 BM1684 AI芯片,主要面向视频及图像智能分析领域。

 

当然,也是有前兆的。就在邮件发出的前一天,即10月28日,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换为吴忌寒,此外吴忌寒还接替了詹克团执行董事一职。

 

6年前,吴忌寒和詹克团两人携手创立了比特大陆,并让其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在发展前期,两人分工明确,詹克团负责技术,吴忌寒负责公司整体的运营。两人还效仿谷歌,实行联席CEO制。

 

但在经过高速增长后,比特币市场也迎来熊市,比特大陆的各种问题开始显现,两人的分歧也越来越大。今年年初,吴忌寒和詹克团两人以“缺乏管理经验”为由卸任CEO职务,由公司内部高层王海超担任CEO一职,两人约定不再干预比特大陆运营工作,仅对公司重大事项做决策。

 

不过,据2018年9月份比特大陆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显示,詹克团持有比特大陆36%股份,远超吴忌寒所持有的25.25%股份。也就是说,吴忌寒在话语权上是落于下风的。

 

那么,吴忌寒是凭什么逆转局势,将话语权掌控在自己手里的?詹克团离开是必然的吗?吴忌寒要如何拯救比特大陆,比特大陆未来的走向如何。事情还未到终局,本文只想通过笔者多方了解到的信息做以探讨。

 

相识  


在2018年12月的裁员风波后,比特大陆召开了一次全员大会,会上吴忌寒回忆了当时他在投行工作和创建比特大陆的点滴。

 

彼时吴忌寒还是一个刚毕业的穷小子,也没有投出像模像样的风口项目,但因为对比特币的热爱,几乎把零花钱都拿来买比特币,而投行的其他同事也把钱给他,让他代买。从2011年以一美元一个购买的比特币,到2013年市场价格已经飙升至900美元。就这样,吴忌寒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决定创业做一家矿机制造公司。但经济学、心理学背景出身的吴忌寒本身不懂技术,需要找个技术合伙人,于是从名片夹里翻出了詹克团。

 

这张名片是吴忌寒3年前在街头收到的。当时一家经营机顶盒芯片业务的公司想要融资,走在北京街头的吴忌寒被其业务员拦下推销业务。最终,吴忌寒并没能帮其成功融资,之后两人也并没有过多交流,直到吴忌寒想要自己做芯片。

 

据不少人说,詹克团的这家公司当时濒临破产,核心技术人员基本都回家了。接到吴电话的詹,经过了对比特币的一番检索,决定召集其机顶盒芯片的团队加入。


吴忌寒凭什么

左为吴忌寒,右为詹克团

 

按照当时的约定,第一款芯片流片成功后,公司60%的股份归技术团队。在当时来看,吴忌寒这样的分享让人咋舌,因为詹没有带来一分钱。当然,从吴的角度来思考,技术驱动是初心,矿机的市场也高度依赖技术领先优势,因此给技术团队分享60%的股份也非常合理,但事实上詹却从未给技术团队共享这些股份,而是将其占为己有。

 

但吴忌寒并非远离技术,在熟知比特大陆人士看来,吴在比特大陆和其挖矿芯片的成功中,也至少应该有一半的功劳。有两个例子,可以为证。一是,供应链代工厂对一家芯片公司及其重要,几乎可以算作是命脉,而台积电一开始根本看不上挖矿芯片这个小市场,最终是吴和詹两个人共同抵达台积电,说服了对方;二是,在“全定制芯片”这个重要技术决策点上,最早是吴搜集信息和观点,提议并劝说詹和技术团队做的,而当时詹是反对的,随后发生的事情印证了吴的技术眼光。

 

因此,即便没有拿到60%的技术团队股份任何一分一毫,吴为比特大陆的技术战略的制定和实施,贡献巨大。

 

随后,比特大陆在熊市接近破产,吴忌寒筹措资金,卖掉了自己此前积累的比特币,保证研发和投片的继续,熊转牛后,迅速成为市场上唯一一家还活着的矿机公司。而这期间,吴忌寒并未要求重新分配股权,但和詹的关系的各种隐患开始逐一显现。

 

不合


吴忌寒凭什么


2017年比特币一路高涨,比特大陆也迅速站上风口浪尖,外界关于两位创始人“联合CEO”的架构猜测无数,但这本质不是架构的问题,因为联合CEO成功的案例也并非没有。国人受清宫剧毒害深重,总把事情幻想为“宫斗”,并归因于各种理由。

 

不明就里的外部人士,以为两位创始人的不合是因为业务,其实并不是。在笔者看来,最本质的应该是在公司管理、个人价值观、企业家精神上的不合。

 

从公司管理的角度来说。

 

一方面,两个人此前都没有在大公司任职,同样缺乏公司管理的经验,在比特大陆从几百人迅速扩张到4000人的过程中,缺乏管理经验几乎成为推动比特大陆破产的致命伤。在吴忌寒发现公司每个月的人力成本支出已经超过5000万美金的时候,裁员被迅速提上议事日程,这也成为了后续事件发生的一个导火索。

 

另一方面,吴忌寒是北大经济学和心理学出身,詹克团是山东大学和中科院微电子所出身,从教育背景看公司管理,吴显然要更胜一筹。詹的教育履历使得他缺乏对商业行为、公司管理、组织行为的基本常识。此外,吴的投行工作使得他对于行业、公司价值的判断,要比詹明确很多。

 

这也造成了为何在比特大陆的后期,吴和技术团队要屡屡劝说詹放弃他拍脑袋做出的战略决策。

 

比如,詹克团有段时间迷信一个号称国家某部门高干的人,宣称在国家数字支付领域标准制定上有极大话语权,可以统一此标准,因此詹决定做支付芯片。面对这个看上去像江湖骗子的人,吴和技术团队苦口婆心百般劝说,才得以阻拦。

 

支付芯片的心思刚放下,詹决定做CPU。在一个已经被ARM、Intel 瓜分的CPU市场,明知国内芯片企业做了数十年都未能成功,明知这投入产出极端不成比例,依然拍脑门做决策,技术团队又是一番劝说,非常辛苦的挽回了局面。

 

而就AI这件事,一开始也并非后来广为流传的是詹克团主导,最早建议公司进入AI领域的人反而是吴忌寒,吴在全员大会上表示,有2014年的邮件为证。然而,很不巧的是,吴对自己的定位是战略,因此抓大放小,不会管理细节,而詹则是一个热衷于管理细节的人。因为詹在AI领域的一系列失败用人、失败决策,导致起大早赶晚集,错过了最佳的市场机会。


吴忌寒凭什么


从个人价值观的角度来说。

 

吴忌寒的履历,外界多有传闻,因为作为比特币圈子里的核心人物,一举一动备受关注,发个推都能上头条,站在阳光底下,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可以看得出,吴对于科学、科技的信仰和热爱,擅长通过数据来把握行情和机遇,并且难得的是其人也很有文采和思辨,即便是全员大会,他的用词造句也很讲究。吴的日常也和85后差不多,只是把时间都用来工作,日常也出席行业的交流,每一次的演讲都很有信息量,能让人感受到一个从业多年的资深行业人士的判断。

 

而詹克团则非常神秘,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在香港IPO招股书后,才意识到詹原来才是比特大陆的大股东。詹本人不太像一个科技公司的企业家,常常饮酒过量,笃信中医,对禅修、大师等事情异常热爱,其微信头像里甚至有一尊大佛。你很难想象他竟然是一家前沿科技公司的一把手。

 

从个人风格和价值观的角度,吴更像是一个在大学里或硅谷科技公司工作的人,而詹更像是一个在中国本地传统行业崛起的土老板。

 

两个人极强的个人风格,都带入了公司和彼此交往的团队,长期势必会形成两种不同的公司价值观,对于他们不同的认可,也势必分为了两拨人。


吴本人在对待同事时,比较谦和,尊重同事的意见和建议,即便离职的同事,也少有糟糕的评价。


而詹则脾气暴躁,经常出口成脏,骂人是家常便饭,电脑和手机都不知道摔坏了几个,就连他最早从数字太合带来的人,都渐渐离开,而詹又精于细节,导致业务负责人在工作中兢兢战战,不敢担责,不敢决策,生怕犯错后被骂被开,大小事的第一反应都是推诿。


而在后期招聘进来的大量华为员工中,更是变本加厉的“唯上文化”,甚至詹在众多会议中提出“向上管理”,很难想象这个词会从一个公司的董事长嘴里冒出来。整个公司只有能力较强的几个敢于跟詹克团提出反对意见,而詹对此的态度则是拍桌子摔手机,迅速边缘化,找新宠接替。在2017年启动AI业务以来,在詹的治理下,比特大陆的AI业务已经换过了至少4波人。


吴忌寒凭什么


从企业家精神上来说。

 

作为创业者,企业家精神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它代表什么呢?代表卓越的商业眼光、代表持久的创新能力、代表支持共赢的分享精神、代表高超的领导力和管理能力。我们可以暂且从这几个方面来分析吴忌寒与詹克团。

 

从前文的叙述中可以看到,无论是从比特币而来的矿机、还是矿机核心的全定制芯片技术路线,亦或是后来大热的AI芯片,最早都是吴的决定,而詹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仅仅是执行,以及制造困难。


笔者也从比特大陆前员工处得知,在2017年那个牛市之后,年底的比特大陆年会上,詹克团面对着全部员工公开表示,比特大陆之所以能赚到这么多钱,多亏了忌寒对这个赛道的坚持。就商业眼光来说,吴与詹可以立辨高下。

 

创新能力对于一个科技公司来说,几乎等同于生命力,比特大陆在矿机领域一骑绝尘,外界都认为是詹功不可没,而殊不知,詹的威权让高薪招来的技术工程师也完全不敢拍板,必须要他亲自点头才可以。而一旦出了什么错,他从不承认是自己的决策错误,反而将责任全部推给研发,这样的行事风格尤为体现在AI部门。反观吴忌寒,在2018年底的大裁员后,比特大陆一方面库存压力巨大,另一方面第一代7nm性能表现不佳,吴在熊市期间力推新业务 Bitdeer,以云算力化解库存压力,缓解公司的危机。

 

而分享精神就更不必说,笔者从不同业务的比特大陆员工口中听到过同一句话,那就是“跟着寒总的人都财富自由了,跟着詹总的人不仅没有还天天挨骂”。由此可见,在行业里,吴虽然因为BCH分叉树敌很多,但也结交了不少力挺他的朋友,例如V神和杨海坡。而詹的故事则常常是不愿给核心技术骨干股份,导致这些人逐渐离开,并且通过创业,成为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并在某些方面超过了比特大陆。

 

领导力和分享、共赢的精神息息相关,在此次被外界称为“政变”和“回归”的事件中,吴忌寒几乎是在欢呼中重掌大权,可见其在公司的威望。甚至有比特大陆的员工发朋友圈,想要在其所在的科技园区鸣放鞭炮来庆祝。获得大多数人的员工才是领导力,而非通过谩骂和威权来让下属听命于他,这就是吴和詹对于比特大陆根本的不同。

 

稳赢?


吴忌寒凭什么


前文说了那么多细节,最后一个部分,来探讨一下吴忌寒是否能够坐得稳这个烫屁股的位置。虽然吴是比特大陆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但毕竟发动了一场“政变”,重掌比特大陆后,是否可以坐稳这个位置?


笔者想考虑更多的,肯定不是法律本身,因为聪明人吴忌寒绝对不会冒着触犯法律的风险贸然行动,那应该是什么?

 

吴忌寒真正的合法性,是获得利益相关者的支持。利益相关者都有哪些?核心圈是员工、股东。

 

很明显,吴在29日政变当天的员工大会,首先得到了员工的支持。根据参会的比特大陆员工描述,吴除了回顾在比特大陆发展史中自己和詹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外,首先肯定的是研发在与詹的独断性格对抗中起到的关键作用,并且肯定了新任CEO王海超的工作。其次吴一再强调,此次免去詹克团一切职务不针对任何业务线,不会裁撤任何BU、PDT,而只是针对詹本人在公司发展过程中任性妄为、枉顾商业规律、醉心权术,一再将公司推向危险的边缘,而不得不站出来,挽救公司于危难。最后,吴还强调,原本承诺给员工的股份、期权、奖金等不会因此改变,而詹肆意主导的新组织架构调整全部暂停。

 

然后是股东。股东就是资本,资本最在意的是钱。那么,对比特大陆而言,是詹赚的钱多,还是吴赚的钱多。这个几乎不用过多思考,就能得出结论。对于钱而言,简单可以分为营业收入和融资两个手段。

 

作为在比特大陆业务体系中营收占比最多的蚂蚁矿机业务,我们不偏不倚,二人各分一半,相对公平。而在融资手段上,詹似乎就不具备这个能力了。比特大陆的屡次风投融资、银行授信,筹备IPO等都是由吴及其团队一手操办。笔者了解到,在全员大会上,吴举了一个例子,在某次融资过程中,投资人在得知有两位创始人时,对于神秘的大股东詹克团也非常感兴趣,想要跟他聊聊天,吴安排了之后,聊完后问詹,聊得如何?詹说,聊得很好。然而投资人却不打算投了。

 

由此,可见一斑。

 

截止笔者发稿日,吴忌寒在朋友圈转载了一条由界面新闻发出的报道,该报道称比特大陆正在通过财务手段,查找詹克团利用职务侵占公司财产的事情,并说詹在福州买楼买岛。吴表示这条新闻不实,有恶意激化矛盾的嫌疑,并称未来双方律师将会在境内外较劲,没必要像报道中写得那么low。

 

相信,比特大陆10月29日的控制权争夺案例,随着比特大陆继续发展壮大,一定会写进MBA的教材中,也如吴忌寒本人所言,“成为商业史上公司控制权争夺的经典案例”。但事情依然未到终局,结局如何,还需要等待时间。无论如何,这一次权变,让比特大陆这家特别的公司,更加特别。

联系我们

17805983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9436630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